王锵:只想踏实,承受不了“一夜爆红”

发布时间:2024-04-16 21:57:19 来源: sp20240416

  《鸣龙少年》开播后口碑一路走高,王锵在其中饰演家境窘迫的高三学生李燃。这个角色对于王锵来说最难的,就是挑战年龄的差距,“我几乎比角色大了快10岁。”王锵说,如何隐藏自己身上的社会感是一直要攻克的难题。虽然成长环境不同,但是王锵觉得自己和李燃的成长过程有些相似,“都是从不自信到自信。”

  导演尔冬升曾在《演员请就位》第二季中评价王锵的表演,“表演很自然,有天赋”,这给了他很大的鼓舞。王锵坦言,自己非科班出身却选择了演员这个职业,最初就是想要当明星。但一路走来,作品越来越多,明星梦好像越来越模糊了,如今的他把很多事物看得很淡,“我希望自己越来越好,但不希望忽然受到爆炸式的关注,我觉得自己承受不了。”

  李燃的“装”是他的保护色

  王锵在电视剧《鸣龙少年》中饰演自卑、叛逆又有点物理天赋的高三男生李燃,李燃自幼失去父母,一直跟奶奶相依为命,奶奶拖着病体打工,坚持让他考大学实现自己的机器人梦想。但孝顺的李燃为了给奶奶治病,打算退学赚钱养家。最终李燃在老师雷鸣(张若昀饰演)和桑夏(黄尧饰演)的帮助下,直面困难,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心仪的大学。

  拿到李燃的人物小传,王锵很喜欢这个角色,彼时他刚刚结束云南的拍戏工作,连忙赶回北京找丁黑导演试了戏。王锵记得当时让他试的一场戏是和程雨杉(剧中一名女学生,徐若晗饰演)在河边的戏份,程雨杉让他把口袋里的东西拿出来。当时王锵只看了人物小传,还没有看到剧本,但是他抓到了李燃的一些人物特点,比如他很少笑,包括到后面拍戏时,王锵都会给李燃的笑设定一个程度,“比如1-10分,他在这个剧情下到底是几分的笑,我会很认真地去想。”

  剧中,李燃因为原生家庭和成长环境,导致了他自卑的性格,不爱笑、话很少是他的性格特点,尽管如此,王锵觉得这并不是塑造角色的难题,“虽然他话不多,但是有很多其他的方式去表达人物,其实人物的内核比较重要。当戏眼在这个人物身上,镜头自然就会给到你,有时候台词不多反而有助于演员去发挥更多的表达方式。”

  在王锵看来,“穷”是他寻找李燃内核很重要的出发点,李燃的自卑、看人的眼神、对人的态度,包括他的“装”,这些其实都是在保护自己,是他的保护色。“我觉得穷养或富养,对于孩子从小到大的世界观、社会观有很大的影响,李燃是一个野蛮生长的状态。”

  最难的是隐藏“社会感”

  在剧中,李燃前期因为原生家庭,生活过得非常艰苦,虽然他一直努力赚钱,甚至想退学创业,但是由于社会经验不足,最后被骗了不少钱,甚至无家可归要寄宿在奶奶打工的主人家。伴随剧情发展,李燃在老师雷鸣和桑夏的帮助下,最终通过努力考上了心仪的大学。王锵最喜欢的就是李燃开头和剧情结尾的阶段,“可能是比较极端的两个状态,但也是我很快能抓住人物感觉的两个阶段。”李燃的前期人生谷底时期,那种人物状态对王锵来说是比较熟悉的,他出演过不少文艺片,那种压抑和经历苦难的感觉对他来说并不难。而后期找回自信和快乐的状态,是他很喜欢的,“那是会给演员带来快乐和成就感的。”王锵说。

  饰演李燃对王锵来说最难的地方,是要把自己还原成一个高三的学生,“我几乎大了他快10岁。”王锵感慨,将自己身上的社会感褪掉或者隐藏起来,需要把握好度。王锵最喜欢的一场戏是他和奶奶被赶出出租屋,那种无力感、无奈、自卑、辛酸和愤怒夹杂在一起,令他印象深刻。王锵坦言,这次和丁黑导演以及张若昀合作,自己学到了很多东西,尤其是对细节的把控,他们一个是镜头前的掌控者,一个是对手戏演员,他们会告诉我哪些是多余的,比如某一场戏情绪不能太外放,他们会随时指出并帮助我调整。

  工作还是稳扎稳打比较好

  王锵出道拍的第一部电影是张猛执导的《阳台上》,搭档的女主角是周冬雨。虽然起点不低,但彼时的王锵并未对演戏有什么想法,当时的他只是把这部电影当成要完成的一份工作。“当时的感受就是紧张,然后是陌生感。”王锵坦言,最初走上演员这条路,并不是因为热爱演戏,“最早吸引我的,是觉得我可以做一个明星。”当他拍到第三部、第四部作品时,王锵慢慢体会到了演员的“快乐”,“当你发现自己开始可以掌控一些方向的时候,塑造完角色,会有一种成就感。”王锵说,他开始爱上了表演。

  之后的王锵先后接拍了几部电影,“那段时间成长很快,因为导演都很严格,我好像也突然开窍了,但我记不太清具体的时间点。”王锵后来还上了《演员请就位》第二季,得到了尔冬升的评价。从出道到当下,王锵回忆过往,觉得自己其实和李燃挺像,都经历了从不自信到自信的过程,“我觉得演员演戏还是挺需要自信的。”王锵当下最大的愿望是可以挑战一个此前从来没有演过的人物类型,比如体验一个形象看起来精致一些的角色,“我之前演的角色大部分都是经历苦难,灰头土脸的,希望有机会可以演一个生活环境还不错,穿戴能靓一些的角色,想过一次‘好日子’。”王锵笑着说。

  出道时,王锵是怀着明星梦而来,现在他觉得自己长大了,心态也变得平和,明星梦逐渐模糊。“刚出道时,夸赞或诋毁都会在我心里掀起很大的波澜,现在没有太大的感觉了,就是一份很热爱的工作。”对于未来,他希望能越来越好,但惧怕所谓的“一夜爆红”,“我觉得我应该承受不了,还是踏实、稳扎稳打比较好。”

  新京报记者 张坤玉 【编辑:刘阳禾】